男主表面禁欲实际很欲的古言

时间:2021-04-24 人气:

男主表面禁欲实际很欲的古言

男主表面禁欲实际很欲的古言《掌中娇娘》

精彩内容:四周寥无人烟,她呆在水中,一会想着被敖雄杀死的少年,一会又懊恼不已。林中有声响,她潜入湖里。祝星辰本远远站着,见湖水无人,又走近了几步。在人往湖另一头去时,龙霜雪浮出水面招手。一见她,祝星辰便转过身去。“你找我有事?”祝星辰道:“一个时辰了。”龙霜雪惊觉因为想事确实呆得久了些,便起身往岸边走。她一动,祝星辰也跟着动,背对着她往前走,道:“我在路囗处。捡起地上长袍,龙霜雪有些惊讶,祝星辰一向独来独往,与脾气火爆的杜松,敦厚的唐荣升相比,显得很冷漠,似乎也不在意别人。路口处,祝星辰抱臂等着,见着龙霜雪就往前走。龙霜雪走两步跟上,他又快走几步拉开一点距离,如此几次,龙霜雪也就不勉强,只当此人不喜欢和人接近,两人前后差着几步走。走出了峡谷,龙霜雪问:“唐哥他们?”“掩人耳目,先回城,我们垫后。”龙霜雪微微叹气,心想若是留个言姐或唐哥,也能一路上说说话。祝星辰停在前头树下,抱臂看着远处,龙霜雪以为有事,加快脚步追上,快追上时,祝星辰又快步朝前走,只不过步伐慢了些。祝星辰停停走走,看了会日头,余光警见远远跟在身后慢吞吞挪动的人。

短评:男主禁欲占有欲强的古言开荤文,比《殿上欢》还过瘾,吹爆了!唐荣升猛的收住了话头,在庭内徘徊了许久,略带愧疚,“不管是太傅,还是我,都不愿意看你去死,可世界上没有不流血的变革,敖雄不死,总有一天会败坏超纲,百姓总有一天会活不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随时去死,只要死得其所。”他又坐回桌前,喝口水润润干燥的唇,过了会才重新开口,“如果那孩子最后能生下来,我和小婉会视如己出。”“我信,但孩子不能给你们,雄傲一死,其余余孽必然会顺着追查下去,纵你们能逃,恐怕从此也要浪迹天涯,我要给我儿找一个好归宿。”言小婉听到这已经按耐不住,急忙问:“要去何处找,是否又能信得过?”龙霜雪摸着腹部,道:“回洛阳。”六月,洛阳的芍药逐渐开败,公子哥们都不兴去赏芍药,倒兴起去游湖看荷花。

《霜舞天下》

精彩内容:“过错?那还不是信手拈来?”海凤仪冷笑道:“找个机会,让雪儿进言吧。”“是,老奴这就递过话儿给丞相,让他准备一下。”常禄笑着答应。“用联姻的方式得到即墨家的支持,还真是好主意啊!”海凤仪看着眼前似锦察华,笑道:“要是让雪儿主理后言,哀家看那南玉儿还能笑得出来?”“娘娘最是蕙质兰心了。”卫嬷嬷闻言笑道:“不过,即便皇上想赐婚即墨家,也得您点头首肯,否则,只有圣旨没有您的御印,那也只是虚表一张啊。”“卫嬷嬷说的真对。”常禄笑着看向一边的卫嬷,竖了竖大拇指:“咱娘娘主理朝政这些年,哪一家大臣不知道大夏朝做主的是谁啊?除非呀,他是不想混了!”“说起语嫣那丫头,该有十四了吧?”海凤仪忽然想起来,扭头问卫嬷嬷。“嗯,今年初春刚刚满的十四。”卫嬷嬷也是满脸笑着回话:“现在出落得可是一朵花儿似的,比那南皇后还要美上几分。"“哀家记得,哥哥有个养女,据说那才是整个大夏最美的女子呢!”海凤仪对刑幽兰的印象很深,不只是因为她的武功和才智、还有她的美貌,连女人都要嫉妒和羡慕的脸庞。“您说的……可是那个邢姐?”常禄还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她虽然很美,但据说是一个嗜杀成性的女子,在丞相府里专司刑罚。"

短评:古言开荤文。即墨怀扬起头,看向天空,那厚厚的云层,似乎酝酿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丞相府,君兰院。海元正坐在书案后面,闭上眼睛,右手修长的食指轻轻地揉搓着太阳穴。如今朝堂的事情,确实令人头疼不已。皇上还有数月便亲政,到时候,姑妈海凤仪必须交出朝政大权,从此深居后言,再也不可专权摄政。那时候,皇上第一个要对付的恐怕就是他海家这样一个权倾朝野的家族,想想有可能的后果,他都不敢面对。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有人很快便进来:“启禀大人,滇西有消息传来。”那人说着,呈上密封的书信。“下去吧!”海元正直起身子,将那密信打开,看着上面的内容,眉头渐渐紧登。手中的密信一点点的被他揉搓成纸团,捏的粉碎。

《一朝荣华》

精彩内容:殷晴衿看够热闹,才插了一句:“二妹妹,红叶晕过去了,不如先为红叶找大夫?”“来人。去请个大夫来!”周荆芥阔气挥手,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正是周荆芥的死跟班周二。周二冒出脑袋瞧了眼,见到自家公子瞪眼对着他,对面是,那不就是殷家那位出了名的漂亮小姐?眼珠一转,周二嘿嘿笑道:“公子,上回您为牡丹姑娘请的李大夫就很好,要不,这次还请他?”“依你说的办,快去请来!"周二屁颠屁颠去了。“牡丹姑娘?”上言云播不解道,恍然想通,指着周荆芥骂道,“你有了牡丹姑娘,还来与我争迷蝶,你对得起我这个兄弟吗?周荆芥摇着白玉扇,学着书生摇头晃脑,没有书卷气偏要装一装,却是都不像,反而给人不学无术的印象。偏生相貌极好,剑眉高挑,眼眸醉人,似那生于深渊的曼珠沙华,勾人得紧。他轻轻一笑,甩开衣摆坐在殷睛衿原先的矮凳上,掀起一阵风,风流倜傥,似有暗香浮动。轻轻一笑,薄唇显得多情又无情,笑声朗朗,对着殷迷蝶满目含情。“殷姑娘,想必不介意吧?”殷迷蝶尚是未出阁的小姑娘,被周荆齐勾着眼睛,已是看呆了去。只见他对她笑了,偏生还是那般好看,只满口答道:“不介意,不介意。”

短评:古言开荤文。这女人当真是只刺猬。“云翡,天色已晚,你也该回去了,不然伯父伯母要担心了。我和二妹妹也要回去了,咱们改日再一起玩耍可好?”殷睛衿轻移步伐,到了上言云翡身边,和周荆芥拉开了距离。殷迷蝶看红叶整理好了衣裳,对于上言云也是很厌烦,恨不得立即离去。听到殷睛衿说话,忙附和道:“姐姐说的是,咱们该回去了。云翡,今日能认识你真是综分,改日我和二妹妹一起出去游玩,云翡你可要来呀!”她以为上官云翡只是个平常人家的小姐,原来是司空大人家那个病秧子小姐,怪不得脸色苍白,看着浑身无力的。

《一叶昭华》

精彩内容:楚安暴你到底在干什么.…不是应该阻止他的嘛,听曲子听醉了,司马大人开始默默检讨自己。船舱中一个清瘦的女子听到徐徐萧声,心下一动,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拨弄身旁的琴弦。自从她展示了自己高超的琴技后,她的处境发生了改变。没有价值的女子,只会被他们弃之如敝展。只有展示自己的价值,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原本她不懂,现在.…已经完全懂了。女子闭上眼睛,听着《越人歌》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曲终了,女子的眼角流下一行清泪。紧接着一首《长相思》传入耳中,女子浑身一震睁开双眼,听了片刻后抬手擦去眼泪,眼神中多了一份坚定。楚安霖嘴角抽搐地看着昭韵,他还吹上瘾了?见昭韵丝室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楚安霖想说点什么被身边的云夜抬手制止,免得让他坏了姑娘的计划。结束最后一个音符,昭韵长舒一口气,吹了这么久气还真有点接不上。这个间隔期间,众人隐隐听到一阵袅袅琴音,距离似乎有些远,断断续续地听得不是很真切。昭韵嘴角一勾,果然来了。刚刚吹的两首曲子船上人听着声音不大,实际上乐曲声中是夹杂着内劲的,能够传得更远些。渐渐地云夜和两个前锋营士兵看到远处驶来的大船,云夜上前悄声问道:“公子,可是那艘?”昭韵点了点头“稍后听我号令行事”

短评:古言开荤文。云夜领命,一个起落跃上快船,将楚安霖带上大船,第一回感受轻功的楚大人在腾空的那一瞬间腿有点哆嗦,踩在甲板上才有踏实的感觉。云寒扔下绳索,让两个士兵自行爬上来。船家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们几人,看不出来外表斯斯文文的动起手来都是狠角色啊!楚安霖在下方快船上没有看到船上打斗的情形,他向船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让船家在此等候。前锋营的士兵放出了信号弹,为后方的大队指明方向。“大人?你们是言府的人?”标哥听到昭韵的话神色顿时一变,紧接着问道:“花三娘是被你们抓了对不对?”

| 关于本站

    选择时尽心,
    行动时尽力,
    坚持时无怨,
    结束时无悔。
    精辟简短的句子,
    每句都有深度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