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颠覆 Facebook 和推特的“良心社交媒体”,现在活得怎么样?

时间:2022-05-08 人气:

想要颠覆 Facebook 和推特的“良心社交媒体”,现在活得怎么样?

  编者按:在社交媒体巨头变得“有毒”之后,总有人想要颠覆它们。颠覆者号称将会保护你的数据,尊重你的隐私,甚至不会利用广告来赚钱。那么,它们现在活得怎么样?日前,《快公司》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盘点了这些社交媒体应用。文章由36氪编译,希望能够为你带来启发。   趁着人们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对情绪高涨,出现了一个新的社交网络,想要试图把事情做好。在这里,你可以分享你的照片、感受、生日愿望和周末计划,而不必担心这些数据的去向或用途。这项新服务将保护你的数据,尊重你的隐私,甚至不会利用广告来赚钱。   上面的文本,没有提到任何特定的社交网络。相反,它是近年来出现的几个注重隐私的社交网络的宗旨。不管它们给社交网络带来什么新想法,都是无关紧要的;这些选择是为了割据道德高地。顺便说一句,当Facebook或Twitter正处于某种丑闻中时,亦或者正在推行一项不受欢迎的新政策时,它们往往会立即出现。   无论如何,这些社交媒体巨头的杀手们,从来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通常情况下,它们会被消息传递出错、服务中断或其他重大挫折所拖累。Facebook还没有为用户提供一种将数据传输到其他社交网络的方式,从而让它们的努力都无济于事。但是,即使Facebook这样做了,即使这些社交媒体执行的非常完美,对抗Facebook等服务的网络效应也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以下,是我们所看到的一些尝试,并对其进行了简要概述:   VERO   发布日期:2015年7月,去年2月,由于无法解释的原因,它的受欢迎程度飙升。( Vero认为,部分原因是cosplayers离开了Facebook和Instagram。)   宣传点:一个没有广告的“真实的社交网络”,一个按时间顺序排列的News Feed,以及多层次的好友关系,以便更好地控制谁能看到什么。   早期报道:NYMag.com的一篇报道称之为“一夜之间出现的 Instagram 杀手”。有一段时间,它是iOS应用商店中免费下载榜排名最高的应用。   商业模式:Vero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开始向新用户收取少量年费(相当于“几杯咖啡”),但它表示,现有的用户将享受终身的免费服务。它还提供商业功能,会员在平台上买卖商品时能够获得一定的折扣。   后续发展:当Vero突然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时,记者和其他观察人士对创始人艾曼·哈里里( Ayman Hariri )提出了质疑。据报道,哈里里的家族在沙特阿拉伯经营着一家已经倒闭的建筑公司,该公司让数千名员工无偿居住在劳改营里。Vero表示,哈里里在2013年退出了这家公司,并在2016年倒闭前(2014年),出售了自己的股份。用户还批评Vero的帐户删除非常困难;随后,该公司将这个过程变得自动化,来使其变得更简单。   现状:Vero目前在iOS应用商店的社交网络类别中排名第139位。3月中旬的一个更新,增加了可以跟踪用户在应用程序中花费了多少时间的功能,以确保用户没有过度使用。至少有一位名人——苏珊·萨兰登( 美国演员、制作人)——最近删除了Facebook,注册了Vero。   MASTODON   发布日期:2016年年底   宣传点:一个克隆版的Twitter,但是开源的,分布在独立的服务器上,没有任何扰乱用户timeline的算法。   早期报道:“Mastodon能成为取代Twitter的社交网络吗?”《Wired U.K》报道称。据Verge报道,在一个48小时的时间里,该社交网络的用户一度增加了73 %,达到41703人,导致其关闭了新用户注册。   商业模式:创始人欧根·罗奇科(Eugen Rochko)在Patreon(众筹网站)上接受的捐款和赞助。组成网络的分布式服务器独立运行,各自承担服务器成本。(其中一些还接受捐赠。)   后续发展:尽管宣传非常到位,但Mastodon的注册过程非常复杂,需要用户选择一个服务器“实例”,来托管他们的帖子。(这些独立运行的实例是联邦式社交网络的基础,而不是将社交网络存储在一个公司的一组服务器上。)Mastodon主要实例的暂时关闭对于动量基本没有帮助。   现状:虽然Mastodon还没有成为主流,但它仍然存在。2017年年中,有大约623000名用户,分布在1600个实例中。据Axios报告,在3月份的最后两周,该网站还增加了大约37000名新用户,其在Patreon上的众筹页面显示,每月大约有3500美元的捐款。   ELLO   发布日期:2014年4月   宣传点:“你不是产品,”Ello的发布宣言对大型社交网络没完没了的数据收集和定向广告进行了谴责。抛开理想不谈,其个人资料页面和状态更新的一般方法类似于Twitter和Facebook。   早期报道:在Facebook开始要求人们使用自己的真名时,Ello就获得了关注,尤其是在艺术家群体和LGBT群体中。许多网站在新闻的标题中使用了“Facebook杀手”这个短语,包括《华盛顿邮报》、《连线》和CNBC,但对其能够成功,也都持有很大程度的怀疑。   商业模式:最初的计划是功能付费,例如对一些背景颜色收费,但这种模式从未实现。   后续发展:Ello最初只有邀请才能注册,但在意料之外的需求激增下,它崩溃了。一些用户还批评该网站缺乏隐私保护。当ELLO恢复过来的时候,人们对它的好奇心就已经减弱了。   现状:Ello现在已经成了艺术家的灵感港湾,截至2017年底,大约有625000名艺术家在这个网站上。现任首席执行官托德·伯杰(Todd Berger )去年告诉TechCrunch,Ello从来都不是Facebook的杀手,尽管反对社交媒体巨头的宣言仍然有效。   APP.NET   发布日期:2012年8月   宣传点:一个Twitter的替代品,没有广告,也没有一个可以让开发人员构建自己的社交网络应用程序的平台。   早期报道:“它可能是网络的未来,”《Slate》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为早期开发所需资金众筹的活动,离结束还有两天就达到了50万美元的目标。   商业模式:个人用户能以每年50美元的价格订阅App.net类似Twitter的服务,开发者在平台上构建自己的服务工具需要额外付费购买。   后续发展:观察人士倾向于关注App.net类似Twitter的特性,而不是其更广泛的平台野心,而且每年收费50美元,使其陷入了一种精英主义的指控。在两年内,订阅量就开始下降,创始人继续工作,但这个服务已经开始进入维护模式。   现状:App.net在2017年1月关闭。奇怪的是,其官方网站现在显示一条消息,上面写着“app . net即将发布”,并链接到了另一个已经关闭的网站。   PATH   发布日期:2010年11月   宣传点:有点像Instagram,但没有广告,每个用户最多50个好友。   早期报道:Path的发布之所以得到广泛报道,部分原因是因为它的创始团队,其中包括前Facebook平台经理戴维·莫兰( David Morin )和Napster联合创始人肖恩·范宁( Shawn Fanning )。Mashable称之为“反社交网络”。   商业模式:莫兰承诺,Path将销售高级功能,而不是提供广告服务。其在2013年推出了一项订阅服务,包括额外的共享控件、贴纸和相机滤镜等。   后续发展:Path在西方市场从未真正起飞。2012年,这家创业公司未经许可上传用户地址簿的行为被发现。(这导致其得到了联邦贸易委员会罚款和两年一次的隐私审计。)不过,这款应用在东南亚很受欢迎,并于2015年被KakaoTalk的开发商Daum Kakao收购。   现状:在被收购后,Path继续作为独立的服务运行,在全球范围内仍旧可用。   DIASPORA   发布日期:2010年9月   宣传点:一个去中心的Facebook替代版,用户可以完全控制他们的数据,由纽约大学的一个学生团队建立。   早期报道:Consumerist报道称,它是“Facebook杀手,保护你的隐私是它们的杀手级应用程序。“在Kickstarter上通过众筹筹集了20万美元。甚至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也为这个项目捐款了。   商业模式:除了捐款之外,没有其他的收入。个人和团体可以主持自己的“pod”,这些“pod”构成了更大的网络。   后续发展:2012年Motherboard的一篇报道,描述了Diaspora的年轻创始团队面临的巨大压力,他们想要创建一个可信的Facebook替代方案,但Alpha发布前的最初版本充满了安全漏洞。2011年底,该团队的联合创始人伊利亚·日托米尔斯基(Ilya Zhitomirskiy)自杀身亡,这是一场悲剧。最后,去中心化模式要求用户选择并加入到一个与更大网络连接的“pod”,就像Mastodon的“实例”模式一样,对于主流用户来说,这种模式可能过于技术化而无法掌握。   现状:尽管Diaspora的创始团队在2012年减少了他们在该项目中的投入,但这个网络仍在运行,一些pod还会有数以千计的活跃用户。   替代品的替代品   创建一个能够替代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巨头的私人网站很难,但这并不意味着用户无能为力。如果只有Facebook的时候,一个更好的选择可能是减少Facebook的使用,检查你的隐私设置,并使用新的工具保护你的隐私。   例如,Mozilla现在提供了一个Firefox浏览器扩展,当你没有访问Facebook时,它会自动使你退出Facebook。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还提供了一个浏览器扩展,来限制广告跟踪,一些移动浏览器,如Brave,可以拦截广告和默认追踪。与此同时,《Wired》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服务列表,可以用一些零碎的东西取代Facebook,例如阅读新闻用Nuzzel、信息传递用Signal,以及事件协调用Doodle。   采取这些措施,可能不会像加入一些声称真正关心你隐私的那些社交网络有意义,但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带来更大的不同。   原文链接:   拓展阅读:   如何设计一个更好的社交媒体产品?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举报/反馈

| 关于本站

    选择时尽心,
    行动时尽力,
    坚持时无怨,
    结束时无悔。
    精辟简短的句子,
    每句都有深度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