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时的诸葛亮,真的死在五丈原吗?五丈原又是如今的哪个地方?

时间:2022-04-26 人气:

三国时的诸葛亮,真的死在五丈原吗?五丈原又是如今的哪个地方?

  五丈原位于今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境内,为秦岭北麓黄土台塬的一部分,海拔约750米左右,塬上地势较平坦,南高北低,南窄北阔,南北长约4公里,东西宽平均约1.8公里,塬面呈琵琶形,向北倾斜,据说南面最窄处仅五丈,五丈原因而得名。五丈原南靠秦岭,北临渭水,东西皆深沟,形势险要,驻军易守难攻。据说这里就是三国时期诸葛亮第五次北伐屯兵的五丈原。那么诸葛亮真的就病死在五丈原吗?   据《三国志诸葛亮传》记载:“十二年春,亮悉大众由斜谷出,以流马运,据五功五丈原,与司马宣王对於渭南。亮每患粮不继,使己志不申,是以分兵屯田,为久驻之基。耕者杂於渭滨居民之间,而百姓安堵,军无私焉。相持百余日,其年八月,亮疾病,卒于军,时年五十四。”这段话的意思就是,在蜀汉建兴十二年(234年)春天,诸葛亮率北伐大军出斜谷道,用流马运送粮草,驻扎在武功的五丈原,与司马懿的曹魏军对峙于渭水南岸。诸葛亮非常忧患因粮草接济不上,致使每次北伐都半途而废。这次北伐,为了克服这一弊病,使北伐顺利进行下去,就让部分军兵就地屯田,与当地老百姓一起开荒种地,相安无事。两军相持了一百多天,这年农历八月,诸葛亮得了疾病,病死于军中,时年五十四岁。   陈寿《三国志诸葛亮传》只说诸葛亮“卒于军”,却没详细说明,究竟是死于五丈原军营呢?还是死在退军途中,后人一般就此认为诸葛亮病死于五丈原的军营中。但同时期的魏书却有不同记载:“亮粮尽势穷,忧患呕血,一夕烧营遁走,入谷,道发病卒。”说的是诸葛亮因粮尽势穷,忧患过度至吐血,不得已才在一天夜里烧掉营寨,悄悄退军,进入斜谷后,在路上病重而死。如此说的话,诸葛亮却是死在了撤军的斜谷道中,并非死于五丈原。东晋习凿齿的《汉晋春秋》中说:“亮卒于郭氏坞。”郭氏坞在哪里?“坞”一般有三个意思:一是防卫用的小堡,二是地势四周高中间凹的地方,三是水边建筑的停船或造船的地方。   “郭氏”当然是姓郭的人了,“郭氏坞”应该是姓郭的聚居的地方。据郭氏族谱说,郭氏起源于西番,西番自然是指我国古代甘肃、青海、宁夏、四川及陕西西部一带了。难道三国时期郭氏族人聚居在渭南五丈原一带?现在真不好考证了。而习凿齿的《汉晋春秋》在记述“亮卒于郭氏坞”后,接着就说:杨仪等整军而出,百姓奔告司马懿,司马懿就追击退入谷中的蜀汉军。姜维就让杨仪指挥军队,反旗鸣鼔,做出要伏击魏军的样子,司马懿见了,以为蜀汉军诱敌,怕中埋伏,就赶忙退军,不敢追击。于是杨仪率军有秩序地结阵而退,进入谷中后放发丧。司马懿逃回驻地,百姓们都嘲笑说:“死诸葛走生仲达”。   有人就报告了司马懿,司马懿长叹一声道:“吾能料生,不便料死也!”这在无形中证明习凿齿是承认诸葛亮病死于五丈原驻军营中的。《晋阳秋》也记载说:“诸葛亮病重时,有大星赤色芒角,自东北划向西南,投落于诸葛亮驻军大营,三投再还,往大还小。不一会儿,诸葛亮就死了。”南朝为《三国志》作注的裴松之认为,蜀汉驻军渭水之滨,魏军敛迹自守,不敢出战,胜负还未可知。   诸葛亮是因生病而亡,并非是为魏军所气。以诸葛亮的雄才大略,怎么能被司马懿气得呕血呢。魏书记载的“亮粮尽势穷,忧患呕血”,不过是曹魏自我夸耀罢了。裴松之还认为,魏书记载的“其云入谷而卒”,是因为曹魏军本不敢肯定诸葛亮在五丈原已病死,等蜀汉军入谷发丧,才认为诸葛亮死了。根据以上分析,基本上可以肯定,诸葛亮是病死在了五丈原。   五丈原本是西部一籍籍无名之地,却因诸葛亮殡天于此,竟闻名后世,至今游客源源不绝。五丈原西部为秦岭北麓浅山地带,西南为西凉庐山,山峰陡峭,草木葱郁;南面为棋盘山,山顶岩石平坦,形似棋盘,故名棋盘山,传说诸葛亮屯兵五丈原曾在此玩棋休息;东南为东凉庐山,山脚下即为古褒斜道北口斜峪关,为诸葛亮从汉中运粮的供给线北口,离五丈原约2.5公里。五丈原东部为石头河川道,东至郿县界,南至斜峪关,北至渭河。五丈原内有元代始修建的诸葛亮庙,以后经多次重修增建,保存完好。东南的斜峪关正是褒斜道北口,斜水(石头河)由斜峪关流出,北注渭河,据说两岸正是诸葛亮分兵屯田,军民杂耕之处。   五丈原东麓有落星湾,据说为诸葛武侯长星坠落处。五丈原向东10公里处为葫芦口,就是《三国演义》中说的上方谷,正是诸葛亮火烧司马懿处。五丈原北麓渭河南岸的高店镇,相传为魏延的驻防地,叫魏延镇;渭河北岸的三刀岭,正与五丈原对峙,隔河相望,传说为司马懿驻扎的帅营所在地。总之《三国演义》中所描写的场景,应有尽有,诸葛亮成就了五丈原,五丈原成了今天旅游胜地。正是名人创造名地,名地造福乡里,以后名人踏足之地,我们也要倍加珍惜了。   举报/反馈

| 关于本站

    选择时尽心,
    行动时尽力,
    坚持时无怨,
    结束时无悔。
    精辟简短的句子,
    每句都有深度品味!